硬汉   少妇小说   点击:加载中

硬汉

“你叫什么名字?”

  “李维。”

  “哪里人?”

  “@@省**县人。”

  “你来这里做啥?”

  “旅游,顺便探亲。”

  “探什么亲?”

  “我表姑妈的婶婶的妹妹的侄子的女儿,十三年没见了。”

  “住哪儿?”

  “&&大街三百六十五号房。”

  “见着了吗?”

  “见着了。变的可真多,大姑娘一个,挺美的。”

  “你放屁!”

  “我再问你一次,你是谁?”

  “李维。”

  “哪里人?”

  “@@省**县人。”

  “你来这里做啥?”

  “旅游,顺便探亲。”

  “探什么亲?”

  “我表姑妈的婶婶的妹妹的侄子的女儿,十三年没见了。”

  “住哪儿?”

  “&&大街☆☆胡同三百六十五号房。”

  “见着了吗?”

  “见着了。变的可真多,大姑娘一个,挺美的。”

  “你他妈的放屁!”

  “王同志,领导问你什么时候可以有结果?”

  “张同志,你又不是没看见,这小子口风真紧,一点也不露馅,我也拿他没办法。”

  “是吗?领导说你要是再没结果,就把你放去劳改。”

  “什么?你要讲理啊,张同志,不是我不努力,而是……”

  “我知道了,我会把你对领导的批评传达给领导知道的。”

  “等……等一等……我……别走啊……我绝对没有批评领导的意思……”

  “你他妈的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谁?”

  “李……喔……唔……”

  “滋味不好受吧?我再问你一次,你是谁?”

  “我……哦……别打……痛……”

  “乖乖的说老实话,就不用挨这皮肉痛。在我们局里,谁不知道我老王的厉害,‘宁遇阎王,莫欲老王’,说的就是我的手段。”

  “喔……痛……别打肚子……”

  “嘿嘿……两寸粗的铁棒打在身上如何啊?挺美的,不是吗?哈哈……哈哈哈……”

  “我说……唔……”

  “肯说老实话了吗?”

  “我……我叫赵必忠……”

  “哦!对岸来的?”

  “是是是……来观光的……”

  “观光?你他妈的讨打!”

  “啊啊啊……喔……我说我说……”

  “说!”

  “我……我是……δδ公司派在这里的代表……”

  “妈的……还在给我装傻……”

  “喔喔喔喔……痛痛痛痛……别打……”

  “王同志,领导已经不耐烦了。”

  “张同志,我真的……唉……”

  “看来得用点手段了……王同志……”

  “是,看来有只有这样了。”

  “你认得相片中的人吗?”

  “知道。”

  “你终于肯认了吗?”

  “电视上常看到,老说什么保密防谍,匪谍就在你身边的……”

  “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不行。”

  “等、等、等一下……这是什么……”

  “没什么……辣椒水而已……实验室特调出来的……”

  “不不……唔……唔……”

  “够你呛的了……嘿嘿……”

  “水……水……嘶……给我水……我要喝水……”

  “挺能忍的嘛,还说的出话来,一般人可是辣的连声带都烧坏了,从此成了哑巴,看来你再一罐也是没问题的……”

  “不……不要……”

  “王同志,我这一次和江同志一起来传达领导的话。”

  “是是是……张同志、江同志请说。”

  “党和领导对于你的无能非常之不满,认为你只是在浪费广大劳动人民的心血,应该撤职严办。”

  “啊?我真的很努力……”

  “江同志,领导的话你比较清楚,还是你来说吧。”

  “嗯……王同志,党和领导认为应该把你撤职查办,但念在你过去对党的贡献,所以决定在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定要完成党和领导所托付的任务。”

  “是。”

  “你……”

  “很惊讶吧?你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吧?”

  “我不认识他。”

  “是吗?可是他确认识你。杜先生,你确定没错吗?”

  “虽然不大有印象,但我确定曾经在局里看过他。”

  “那就是了。赵必忠,国家安全局海外派驻员,编号1093.”

  “王同志,赵必忠也是假名,是我们局里给海外人员的掩蔽之一。”

  “哦!”

  “叛徒!”

  “终于认了吗?请杜先生来果然是正确的。”

  “政府何时亏待过你?你竟然……”

  “好了,杜先生你可以出去了。”

  “好了,现在没外人了,你可以老老实实的供出来了。”

  “你别做梦,我不可能会出卖自己的国家的。”

  “是吗?”

  “嘻嘻……哈哈……痒啊……停……”

  “笑得挺开心的,看来你蛮享受的嘛!”

  “别……快停……嘻嘻……哈哈……呵呵……”

  “这狗爪子舔的可真狠,看的我脚底板都痒起来了。说不说,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我……嘻嘻……我不说……”

  “你不说,我就痒死你。乖狗,肚子饿了好几天了吧?我涂点你最爱吃的肥肉在他的脚底板,香的很,快吃喔……”

  “呵呵……嘻嘻……不要……”

  “怎样?笑的腰都痛了吧?笑过头可是很伤身的喔……”

  “哦哦哦哦……”

  “感觉如何?挺爽的不是吗?”

  “唔唔唔唔……我要拉……拉屎……”

  “嘿嘿……灌肠的感觉如何啊?哈哈……爽死你……”

  “胀……要拉……哦哦哦哦……”

  “水管插在屁眼里头,挺美的不是吗?”

  “美……你的大头……干……唔唔……喔喔喔喔……要出来了……”

  “噗……噗……”

  “妈的,臭死了!你他妈的给我舔干净!”

  “有没搞错!这样都会硬起来?”

  “唔……痛……”

  “你他妈的变态啊!十只鸡在你身上啄着,你竟然也会硬起来!”

  “鸡……快拿走……咬我奶头……痛……”

  “又咬我……龟头……嘶……哎哎哎哎……”

  “哈哈……”

  “别……咬屁眼……唔……痛……”

  “我当然知道痛,你只要把你的任务说出来,我就把那些鸡赶走。”

  “不可能……痛……”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痛痛痛……别……我的卵蛋……唉呀……破了……”

  “快拿出来……”

  “软趴趴,冷冰冰的蚯蚓在你屁股洞的感觉如何啊?”

  “唔唔……”

  “不说?那就多几条给你……”

  “啊啊啊……”

  “啊呀……我不小心手滑掉了……拿不出来了……”

  “快快……拿出来……”

  “你的屁眼臭烘烘的,叫我帮你拿出来,别想!”

  “往里面钻了……快……啊啊啊啊啊……”

  “张同志,事情有结果了吗?”

  “对不起,他实在是口风太紧,完全没办法套出任何消息。”

  “是吗?不是你办事不力吧?”

  “不不,张同志可以看看这卷录像带,就可以知道我已经想尽所有办法,但是……”

  “……你的办法……亏你想的出来……”

  “我已经试过所有最凶狠的逼供方法,但这家伙真是个硬汉,硬是一句话也不肯说。”

  “是吗?那只有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真的要用那个办法吗?一个不好,事情很难收拾的。”

  “这是领导的意思,你怀疑吗?”

  “不,没有,我对党和领导是绝对的服从。”

  “那就用这个办法吧。”

  “是。”

  “你醒了啊?”

  “肚子饿了吧?喜欢吃什么?我吩咐人给你准备。”

  “你不用在那里惺惺作态,以为用怀柔手段就能让我屈服。”

  “也难怪你会误会,这三个月来,我对你是有点过分了,不过,你知道的,我们立场对立,各为其主嘛!在这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你,不知道世上有你这号人物,我对你也是无怨无仇,没办法,谁叫我们的身份不同呢?非是这样,我想我们一定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搞不好还会结拜呢……呵呵……”

  “有什么恶毒的招数就尽管使出来吧,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做梦!”

  “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呸!”

  “老实说,你被我们捉到,其实我们也有不少同志被你们那边逮捕。你们那边和我们上级领导已经达成秘密协定,决定交换被捕的人员。”

  “那又怎样?”

  “也就是说,你不久之后就可以回去了。”

  “你们要放我走?别想耍什么诡计!”

  “不不不,这是千真万确的消息,刚才上级已经把公文批下来了,明天你就可以离开我国了。”

  “……”

  “怎么不说话?”

  “……”

  “其实我挺佩服你的,硬汉一个,真是铁铮铮的男子汉,受了这么多苦还挺得住。要是我,肯定第一天就熬不住,什么都他妈的全部招出来。”

  “哼!要是我招供,你们还能让我活到今天吗?”

  “也对。不过,其实我们对你还算客气的了,要是有其他国家的人员被我们抓到,他妈的男的先痛打一顿,要是不说就剁手指、砍小腿、挖眼睛。要是女的二话不说,先操个几百十回,再慢慢逼供。”

  “是吗?为什么对我那么客气?”

  “就是敬你是硬汉一个嘛!对了,白同志、郭同志!你们俩可以进来了。”

  “……”

  “跟你介绍,这两位同志是我们局里的两朵花,平时是骄傲得不得了……”

  “老王你胡说八道什么?”

  “是是是!总之我们局里的男人看到她们两位是口水直流,鸡巴直挺……”

  “还在说些低三下四的……你讨打!”

  “不敢,她们两位听说局里关着一位男子汉,就是你啦!也就想来见识、见识……”

  “老王,你废话够了没,还不给我滚出去……”

  “是是是……我们是口水直流,两位同志是骚水直泄……嘻嘻……”

  “好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

  “白姊姊,人家说对岸的男人个个是又白又俊,你瞧,这话可不假吗?”

  “没错,赵大哥,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

  “赵大哥,其实……其实……”

  “郭妹妹,还是我来说好了……赵大哥,你知道的,像我们这种身份,想要跟一般男人交往,党是绝对不会允许的,所以……”

  “所以怎样……”

  “你在对岸应该已经结婚了吧?真好,像我们就不行,赵大哥,你被捕三个月,想必一定很闷吧?”

  “那又如何?”

  “我们一见到你……就被你……你知道的……就是人家说的一见钟情……”

  “然后呢?”

  “但我知道,这种妄想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你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所以……”

  “你这是干什么!老王!快来啊!”

  “没用的,他听不见的。赵大哥,我……你可能会觉得我们很不知耻……但是……我不介意……我只要你占有我……”

  “我也是……我愿意把身体给你……”

  “……”

  “赵大哥,看着我……”

  “住手!”

  “不,我要你用力的握着我的乳房……”

  “嗯……嗯……赵大哥……放松你自己……就是这样……啊……粗暴地揉我的乳房……”

  “赵大哥……你的鸡巴……好大好热……”

  “哦……哦……咬我的乳头……”

  “好热……鸡巴……嘶……”

  “郭妹妹……你先让开,让姊姊先来。啊……啊哈……嗯……进去了……”

  “好充实……赵大哥的肉棒……好大好热!顶我……干我……赵大哥……”

  “啊啊啊啊……顶到花心了……再用点力……嗯嗯嗯嗯……我的小穴……夹着赵大哥的肉棒……”

  “白姐……我也要……”

  “再……再等会儿……你……先舔赵大哥……屁股洞……”

  “哦哦哦哦……要来了……赵大哥……射在里面……我要你的精液……”

  “赵大哥……我的小穴美不美……”

  “呼呼……呼……紧……好仅……美极了……”

  “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

  “射在里面……赵大哥射在我的里面……”

  “白姐……换我……赵大哥……干我……干爆我的小穴……”

  “啊啊啊……”

  “喔喔喔……”

  “妹妹……换我……”

  “啊啊啊……”

  “哦哦哦……”

  “姊姊……换我……”

  “嗯嗯嗯……”

  “呼呼呼……”

  “妹妹……换我……”

  (以下重复对话十数次,请自行想象。)

  “又射了……”

  “停……停一下……”

  “赵大哥……我还要……”

  “我也还要……”

  “啊啊啊啊……又射了……”

  “不不……呼呼呼……我真的不行了……”

  “我还要……”

  “不行……我……已经……快射二十次了……极……极限……”

  “我还没够……”

  “真的不……快……死了……”

  “不要……人家还要……除非……除非你告诉我你的任务是什么……”

  “你!!!!!”

  “你不把你的任务说出来……我就把你搞到死……”

  “不不……不要……”

  “不要就得死……你们男人不是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卑鄙……你们……休想……”

  “那你就死吧……”

  “啊啊啊啊啊啊……又射了……好好……我说我说……你……停……”

  “老王!你可以进来了!”

  “白同志,还是你行,一遇到你他就全说出来了。”

  “没什么。哼,硬汉?他妈的只是个大鸡巴的家伙!”

  “说!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我……呼呼呼……我……”

  “别装死!快说!”

  “呼呼……呼……我……我是阿迪玛法尔加理波斯星球人……叫做卡理布安修奥理杜及大八哥……任务是……消灭地球人……”

  “妈的!!!!白同志!把他榨成人干!!!!”

  “啊啊啊啊啊啊啊……又射了……”

  “又射了……”

  “又射了……”

  (以下重复无数次,请自行想像。)

  如果,你曾经在某国的秘密监狱里听见不停的呻吟声和喘息声……没错!

  就是那位情报员……

  【完】
上一篇:夫人成为我的情妇 下一篇:百妻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