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富美少妇   少妇小说   点击:加载中

白富美少妇

这个同事是我最想记录下来的,也是我开贴的初衷。和她经历了很多荒唐性福的往事,起於萍水相逢情投意合,浓於两情相悦相逢恨晚,疯於公司偷情她家约啪,乐於车震口爆潮吹爆菊,恨於性格好强不爱低头,怨於生不逢时君生我未生。

  这个白富美同事比我大五岁,同公司不同部门。

  我也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喜欢比自己大的,包括我谈恋爱也不要求对方年龄一定比我小。

  和她初识於我刚调任海南分公司,以前在其他分公司也和她因工作电话沟通过几次,并无特殊印象。

  当时我对她部门另一个姑娘比较感兴趣。

  後续再说。

  调来後发现她身材很好,对刚来的我也很关照。

  本以为她没结婚,没想到人家孩子都五六岁了。

  她看起来很年轻,和我年龄也就差不多的样子,身高将近170,体重後来知道刚刚100斤,可想而知,很苗条,尤其穿着我们工作制服的样子非常性感。

  我们的女员工制服有白衬衫西裤、西裙。

  皮肤很白,很嫩很光滑,保养得好。

  後来才知道她也是白富美,或者叫富婆吧,毕竟已经结婚生子了,老公经常开着一辆奔驰来接她下班。

  我本以为他们夫妻关系很好,後来熟了才知道并不好。

  1、缘起

  和她的缘分起始於一次出差。

  那次培训出差我们单位有两个名额,去沈阳。

  她是必去的,有她负责的工作,她和领导争取让我去的,理由是我比较年轻,学习能力强,回来有益於工作。

  她因为先去别的城市办事情,我们就分不同航班飞沈阳。

  我先到,她傍晚才到。

  我记得那是个秋天,秋天的东北已经很凉了,那天下着小雨,我给她发微信提醒她天气、航班、接站、酒店注意事项。

  这倒不是我刻意表现,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关心人、比较绅士的男人。

  她到了後我已经和全国其他分公司来培训的人一起吃过晚饭了。

  但她没吃,我就约她一起吃烧烤,就在培训基地附近。

  我们培训基地类似於一个大学的样子,十几栋楼,设施很齐全。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她穿着一条蓝色牛仔裤,高跟鞋,薄毛衫外边套了一件外套。

  大长腿显得更加修长,身高比我180都低不了多少了。

  一起去吃了烧烤,我还喝了瓶啤酒。

  那天没发生什麽,只记得我说话的时候她总是微笑着看着我。

  回基地的时候,天气冷,我就把我的外套脱了给她穿着,五分钟的路程,我一直想搂一下她,但始终没敢动作。

  第二天,我请她提前去教室给我换了座位,和她坐一起,真是明智的决定。

  因为第二天晚我们挑明了关系,从此开始和她上课眉目传情的一周培训生活。

  白天培训很无聊,我就跟他约着晚上一起看电影,还记得看的是邓超的分手大师,这部电影我真是印象深刻,前後看了三遍。

  去看电影的路上,她说丝袜破了,就去路边超市买了几双丝袜,出来到电影院她去卫生间换丝袜,还让还让我帮她拿着剩下的丝袜。

  我心里琢磨,这是在暗示我?买完票进电影院看电影,在万达,买了一桶爆米花。

  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万达爆米花桶的设计,圆桶不粗,两个人同时伸手肯定会碰到。

  我心里很忐忑,想趁着她拿爆米花的时候抓住她的手,但始终没敢,心跳咚咚咚的,我都不记得演的什麽了,就那麽迟了半桶爆米花。

  然後我就把手放在爆米花桶里等着她,终於,她也伸两只手指进来了,我把手环成一个圈,她正好有一只手指钻进我的包围圈里,然後我稍微握紧了一点,但又没有紧紧抓住她,两个人楞了两三秒,她用那只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我环成圈的手掌,我顿时明白她的心思了。

  迅速抓紧,相视一笑,心跳的更激动了。

  男女关系就是这样,没挑明签各种忐忑,挑明可能就好了。

  我抓着她得手,让她感受我咚咚的心跳,告诉她我的激动。

  她很羞涩的笑,如秋日暖阳。

  我拉过她,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就这样手牵手看完电影,出来上厕所才发现,我的牛仔裤都湿了,尼玛,我的小弟弟也准备好润滑工作了啊!!看完电影下楼,已经十点多了,东北的晚上人很少,和海南一点都不一样,就在楼门口台阶处,我面对他,站在下一级台阶上,深深吻住了她。

  持续两三分钟的吻,我还记得她嘴巴里比我的咸,刚开始一直这麽觉得,後来习惯了。

  打车回基地,在後排一路接吻,像热恋期的情侣。

  东北出租拼客现象很严重,所以我们提前下了车,走路五百米到基地。

  正好是临近中元节,路边到处都是烧纸祭奠的,我们一路躲着灰烬纸堆,牵手走到基地门口才松开,她也很大胆,没多说就跟着我回到我住的那栋楼我房间。

  进门就紧紧拥抱接吻,像一个世纪那麽长,然後倒在床上,接吻,抚摸,我隔着毛衫抚摸她挺翘的酥胸,她紧紧抱着我,舌头和我缠绕在一起,谁也没多说话。

  可能她为了方便我,主动伸手到後背解开内衣扣,我便从毛衫下摆伸手进去揉捏。

  酥胸不算太大,也就是b的样子,手感不能说太有弹性,毕竟哺乳过了,乳头也不大,刚刚好吧。

  继续接吻,她抚摸我的後背,我把她毛衫推上去,亲吻她的胸、乳头,明显她的呼吸更加急促了,但并没有更主动,只是用丝袜脚在我的小腿上摩挲。

  我并没有想当时就地正法,一是因为当时已经快十一点了,时间不够,二是我想这样的美人,更应该慢慢品尝,三也不想让她觉得我仅仅是贪恋她的身体,吊一吊她也许更好。

  然後就及时停止,送她回她那栋楼。

  第三天,我们上课的时候非常甜蜜,觉得像吃了糖一样。

  晚上约去吃朝鲜菜,我特地喝了瓶啤酒壮胆,也为了做的时候更持久。

  是不是很无耻,哈哈。

  吃饭的时候继续甜蜜,像极了一堆情侣。

  中间聊到相逢恨晚,悲从心来,竟然两个人都流了眼泪。

  我当时真的很喜欢她,从出差前我就很喜欢她,只是碍於她已婚。

  回到基地,继续到我房间。

  这次是真的心照不宣,一进门我就展开攻势,三下五除二的疯狂接吻,抚摸,为对方除去衣服。

  这麽疯狂的我就只有两次,另一次是和一个前女友。

  其余的都是温柔的脱衣服。

  然後倒在床上,我贴心的施展我的舌功,亲吻舔弄她的全身,吸吮她的乳头,搞得她娇喘连连,一直往下推我,想让我进去,但又不明说。

  然後重点舔她的阴蒂,直到水流成河。

  大战三百回合。

  特别具体的我就不描述了,大家在各种网站的小说区看的太多了。

  我描写也没他们好。

  只写真实的,让我记忆深刻的时刻。

  记忆很深的是,我操她没多久,她就开始流泪,明明她叫的很爽,却在流泪。

  我一时有点慌,就问她怎麽了,以为是她出轨觉得愧疚,或者我欺负她。

  没想到她当时的一句话让我更加兴奋,更加猛,「没事,你别停,我是因为太舒服了!舒服的流泪!」。原来她是高潮会哭会流泪的女人。

  後来这也成为我们做爱常见的境况,在我的调教下,各种淫词浪语都可以说出来,叫我老公,叫我哥哥,叫爸爸,喊我是小母狗,我是贱货,我是欠操的骚逼,操我,用你的大鸡吧操我,草死我吧,爱你你的大鸡吧了,想吃掉它,想让他一直在我身体里,想时时刻刻带着他让我爽,等等。

  原来,再清纯再有气质的女神,在私下里都有可能是一个骚货。

  事後抱着她聊天,她说昨天我没睡她,以为我嫌弃她,对她不感兴趣。

  我说怎麽可能,你那麽美。

  然後她调皮的说,终於知道为什麽了,因为昨天时间不够。

  哈哈哈。

  我也笑,确实这是因素之一,不是吹,那晚我就和她做了一次,做了四五十分钟,我平时都是30分钟起步,不含前戏的。

  当然,前戏我也可以让女人很爽,达到阴蒂高潮。

  第一次啪我们没有戴套,因为都觉得很有纪念意义,事後她吃了药。

  这样就开始了在东北愉快的一周。

  每晚都来我房间啪啪啪。

  做爱的过程中我调教她说骚话,问她爽不爽,我们在干嘛,她总是喊着好爽,老公操我,老公的大鸡吧在操骚货的骚逼。

  不知道住在旁边的其他分公司同事听到没有。

  这期间解锁了口爆,她当时口技很差,据说很少给她老公口。

  第一次看到把精液射在单位众多男同事眼中女神的嘴里时,感觉异常兴奋刺激,很有成就感。

  不过她受不了精液的味道,从来没有吃下去过。

  後来又一次我让她吃下去,她差一点呕吐,也始终没吃下去。

  这个後边再讲,就是办公楼卫生间啪啪的故事。

  但每晚啪完都回去,因为她住的是双人间,还有一个其他省分公司的同事在。

  幸亏我是单人间啊!!!老天助我!这中间有一次,我们吃完晚饭在我房间亲密了一会儿後,就去上晚课,天已经很黑了,下着雨,我们俩打一把伞,她搂着我胳膊,被另一个省分公司的同事看到了,他很惊讶的看着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件事下了我们一跳。

  那个周六,课程已经结束了。

  她同屋室友约了朋友去周边景区玩,我也约她去另一个森林公园玩。

  走之前我就去她楼下等她,她说室友不在,我就进她房间了。

  她边收拾边化妆,我突然又起了兴趣,把她拉过来,担心她室友回来,两个人衣服都没脱,把上衣卷上去,牛仔裤退下半截,她趴在床边,後入了她。

  她也不敢叫,边上住的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很刺激的啪。

  去森林公园想玩野战,她始终不肯。

  返程前一晚,是七月十五。

  她第一次在我房间留宿,我们啪啪到两三点才睡着。

  淩晨四点二十,我突然醒了,然後就睡不着了。

  刷微博,刷到王自健四点二十分左右发的,觉得很奇特,也记录下来。

  刚刚翻了一遍没找到,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这一天,你会在淩晨四点二十分左右醒来,睁开眼,别开灯,看看四周,有你最想念的逝去的亲人。

  正好我也是四点二十醒来,感觉挺邪乎的。

  2、疯狂(飞机上口交,办公室啪啪,卫生间偷情她老公还在楼下等)从东北回来,转机北京。

  特意选了最後一排,一路相偎相依,你侬我侬,她靠在我肩膀上假寐,我不时亲吻一下她的额头。

  不时有空姐或上卫生间的人驻足,似乎做贼心虚,总是觉得有人打量我们,又担心回海口的飞机上碰到熟人,毕竟海口只是个小城市。

  好在最後一排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坐在靠近左边窗子的位置。

  飞了一个多小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吃过飞机餐,机组也关了客舱灯光,除了偶有的几盏阅读灯,点缀着机舱里的昏暗。

  我自认为在性爱方面不是一个保守、拘束的人,总是异想天开,追求更大的刺激。

  上万米高空特殊的环境,怀中心爱的美人,更是让我蠢蠢欲动。

  毛毯下面我的手早已经攀上她的乳峰,接吻到要窒息,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拖她去一墙之隔的机上卫生间。

  不过她却不敢,说我疯了,90後太疯狂了,因为偶尔还会有人上厕所,而且後边就传来空姐聊天的声音。

  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把扶手擡起来,让她装作躺在我腿上睡觉的样子,用毛毯盖住她的头。

  她的手早已把我的拉链解开,鸡巴也在她得手中变得坚硬。

  现在只需要躺下去,掏出来,含进去,裹起来。

  我往前坐了一些,让她枕在我小肚子上,不一会儿,已经感觉到我的鸡巴在她温润柔软的口中。

  一刹那,我打了个寒战,温暖,湿润,柔软,差一点就射了。

  毕竟在机上,她也不敢太大动作吞吐,只能含着,用舌头舔我龟头,而且刺激不到最敏感的阴茎前部系带位置。

  这中间有个阿姨来上厕所,走过我们的位置古怪的看了我们一眼。

  我想,阿姨肯定明白怎麽回事了,毕竟应该也是过来人,哈哈。

  口了将近二十分钟,她告诉我嘴酸了,舌头麻了,要起来,我哪能放弃,又哄着她继续下去。

  这下她为了快点,是直接弯腰在阴茎正上方,我紧张的观察着周边的动静。

  这种感觉很烦,不能专心享受,但又很刺激,那种可能被发现、担心被发现、渴望被窥探的心理作祟。

  不过这个姿势刺激的比较到位,不到三分钟,我就忍不住了,按住她的头,射在了嘴里。

  我感觉到她在挣紮,似乎还有一点呜呜的声音,不过我也不敢让她松开,毕竟在飞机上,精液的味道成年人立马就能辨别出来。

  然後她起来,我收拾,她去卫生间吐掉。

  最刺激的一次高空性爱,虽然不完整,不能算完整的性爱,不过想想也算很刺激了。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次类似的经历。

  大学的时候,应该是大二,和初恋女友一起坐火车回北方还是从北方返校来着,在火车卧铺的中铺,晚上十一点的样子,她面对卧铺里边,我躺在外边,然後互相手,我揉磨她的阴蒂,她反手伸进我裤子摸我下边,然後射了她一手,她全部抹在我内裤上。

  然後我就跑去卫生间把内裤扔掉了。

  那次感觉对面中铺的大姐好像也醒着。

  第二天装作什麽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和他们侃大山。

  哈哈哈回到海口,又开始每天上班的无聊日子,只是与去之前不同,有一个美丽的同事,隔空和自己发微信互诉衷肠,派遣寂寞,偶尔互相聊骚。

  刚开始还正常的聊天,後来越来越没底线,发展到上班期间说各种很黄的话,几近於微信性爱了。

  有空我贴几张图给大家看。

  然後发展到後来,我偶尔就去她们部门交流业务,然後趁人不多的时候或者没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和她牵手,摸她的胸,她也偶尔用手隔着裤子摸我鸡巴。

  再後来,这基本成为日常动作。

  现在想想还挺可怕的,万一被人看到就完了。

  挨不住思念,或者说挨不住寂寞。

  终於到了周末,约好周六上我她去当时我租住的地方。

  我给她开门,让她先进卧室,我反锁客厅房门。

  等我回到房间,她已经脱得只剩内衣内裤了,她说外边天气热,要洗个澡冲凉。

  海南人应该知道,9月的海南还是很热的,哦对,现在就是9月,上午九十点的阳关还是很猛的。

  我并没有放她走,憋了一个星期了,我忍不住,我相信她也忍不住。

  干柴烈火,欲火焚身。

  她不是一个很容易湿的人,但那天,等我把手伸进她内裤,她已经很湿了。

  没有前戏,有的只有冲击。

  她跪在凉席上,胸罩没解,内裤没脱,我就那样拨开内裤,直冲而入。

  我听到她痛苦又兴奋的叫声,感觉攒了使不完的劲。

  一下又一下的冲击,冲撞,深入,没有用任何几浅几深的技巧,有的只有一次又一次想要钻到底的冲击。

  我拼尽全力,想要深入再深入,想要把整个钻进去,我的耻骨紧紧地贴着她的屁股。

  我抓着她的头发,一边啪啪啪的用力,一边低吼着我对她的想念。

  她回头,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洒满兴奋潮红甚至有点扭曲的脸颊。

  她压抑着,还是很大的呻吟。

  她说你要操死我了。

  我发狠的问,你喜欢谁草你,我?还是你老公?,她没有犹豫伴随着呻吟喊着,你,我喜欢你操我,我要你操我,我要你一直操我,操我一辈子。

  我问他,谁操的你舒服,她喊,你,我说我是谁,她说,你也是我老公,大鸡吧老公。

  或许归功於东北一周的调教,或许归功於海口一周的聊天,或许归功於她对我的感情,或许归功於她内心的骚性终於挖掘出来。

  或许以上原因兼而有之。

  很快我就射了,拔出来射在屁股上。

  不到二十分钟。

  比较快的一次。

  两个人大汗淋漓,浑身腻腻的,却都不想动。

  一起去卫生间,互相洗澡,互相抚摸,互相调笑。

  那一刻,我仿佛觉得这是婚後的日常生活。

  她主动给我口,说我硬的像个木棒。

  我说还不如说像个棒槌,四川话把这个叫锤子。

  前段时间看白鹿原,发现还有棒槌会这麽个神奇的活动。

  看了陈忠实的小说原着,白家二少奶奶始终没能怀孕,於是有人就建议她上棒槌会。

  棒槌会就是在某个月的十五,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无法怀孕的女人和早已躲藏在密林深处、河边树下抑或巨石脚下的乡间大小夥子,来一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野战,然後希冀因此怀上孩子。

  不过白家最终还是选择了黑娃的弟弟,在给他吃了一顿五个荷包蛋的大餐後,直接在某天黑夜把黑娃弟弟领进了房门。

  黑娃还傻傻的说,我这麽大了,不吃奶,还说嫂子不要捏我牛牛,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有兴趣可以读一读小说原着。

  很有意思,荒诞的政治,荒诞的性。

  我把她按在洗手间墙上给她口。

  她仰着头,迷离着,喷头的水打在身上流下来,混合着阴道口淡淡的骚味。

  然後擡起一条腿插入,然後她上半身贴着墙後入,然後对着镜子後入,然後坐在洗手台上插入。

  两个人的阴毛在水流中交织在一起,又分开。

  然後又射了两次。

  他来我这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为了避免家人和老公怀疑,匆匆洗漱穿衣,倏然而归。

  之後就开始保持着没羞没臊的同事关系。

  找一切机会微信调情,找一切机会文字挑逗,找一切机会动手动脚,找一切机会偷情做爱。

  然後带着余兴散去,下次再见依然热情如火。

  她回家还要提防谨慎,她从不敢留我们的聊天记录,我也从不敢打电话给她。

  然後我们只能把想说的话隐晦的发在朋友圈里,设置仅对方可见。

  偶尔大着胆子回复一下,又担心对方这条万一是全体可见那就公之於众了。

  於是,只能把这种思念和爱慕之情化在每一次的做爱里,用紧紧地双臂,贪婪的口舌,扭动的身体,放肆的呻吟,猛力的冲击,歇斯底里的高潮来表达。

  然後工作时的卫生间,下班後的办公室,空旷的楼梯间或安全通道,楼顶的天台,停车楼的车里,大白天的海边,上班时出去开房。

  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疯狂。

  说几个印象比较深的场景。

  我们经常下班後在办公室幽会。

  一般一个人会先去卫生间躲一会儿,等对方办公室人都走了,再悄悄闪进去。

  锁上门,关灯抑或不关。

  两个人都穿着制服,就那样接吻,抚摸,她特别喜欢我吮吸她的乳头,每次一吸她就受不了了。

  然後互相口,就那样掀起裙子後入,或者她坐在办公桌上,两手撑着办公桌猛插,还有的时候她躺在办公桌上,趴在办公桌上,抑或坐在椅子上,各种疯狂。

  我不得不吻住她的嘴堵住她的叫声。

  但不时还会传出啪啪的声音。

  有时候她会故意叫我老总,然後让我佯装办公,躲在我办公桌下给我口;有时候她会在我面前摇晃她的大白屁股;有时候她会坐在桌子上,用丝袜美脚挑逗我的鸡巴;有时候在楼梯间或者顶楼给我口或者做爱;但几乎每一次,都会让我射在她嘴里。

  也有时候,我故意射在她身上,然後用她的内裤擦掉。

  害她真空回家,没内裤穿。

  哈哈哈,不过据她说每次回去都先洗澡,去掉味道,也不容易被发现。

  我记得又一次微信聊天,那是在爆菊後了,我问他,喜欢我射在哪里,她说只要你喜欢,射在哪里都可以。

  我说下次我想射在你脸上,她说,只要你喜欢。

  这期间有好多次办公室啪啪,有一次,我刚到她办公室锁好门,两个人刚开始接吻抚摸,突然办公室门锁响了。

  下了我们一跳,我赶快躲在他们办公室柜子後面,呆了半个小时,那人才走,我就在後边煎熬啊。

  她还发微信取笑我,故意逗我,说「你有本事出来操我啊」。

  後来如果感觉可能有人回来,我们就不在办公室幽会了。

  某一天,兴致来了,约她下班後留下。

  她说不行,她老公开车来接。

  我说我们速战速决,她回复:讨厌,被你一说又想要了。

  恰好那天我们两个办公室都有人加班,没办法,只能去人最少的楼层的卫生间。

  之前我们也在上班期间去过,不过都是进去就锁门,然後亲亲摸摸而已,只有一次做爱了,中间还有人来敲门,她说肚子疼搪塞过去。

  这次下班後,两个人分头去。

  她说快点,她老公已经快到了。

  然後就基本省略前戏,摸湿了後,就退掉她的一条裤腿,那天她又穿的牛仔裤,笨笨的我脱得她靠墙角的那条裤腿,然後以很别扭的姿势插。

  正插着,她老公打电话来了,她就接起来,说还有点工作没忙完,马上就下去,让他等。

  然後我在她接电话的时候也不停,继续用力插,她忍着呻吟,用尽量正常的语调匆匆挂掉电话,一挂完,就告诉我她高潮了。

  可我还没射,她说时间来不及,给我口吧。

  这次口的特别用力,也特别用心,使劲的吸,非常紧。

  我射在她嘴里,然後她吐到马桶。

  穿上裤子就赶快下楼了。

  我给她发微信,千万别和老公接吻,说话距离远点,小心他闻到精子的味道。

  她说她已经吃了薄荷糖。

  3、愈演愈烈(车震)

  15年下半年买了车。

  我当时买车的时候有和她说过,买了车,我们就有移动约会室了。

  这也是我当时着急买车的因素之一吧。

  虽然之前她也偶尔开他们家奔驰出来和我幽会,但毕竟是在她老公车里,总是有所顾忌。

  我还记得有一次,她开车出来和我约会。

  我特意在离单位有一段距离的背街小巷路边等她,几分钟後,奔驰车轻滑而至,几乎没有声音。

  隔着前挡风玻璃,笑靥如花的她盯着我。

  没有任何动作和声音。

  开门上车,重新启动。

  那段时间看到网上视频说,去开房应该先关灯拿手机打开摄像头照一照,这样如果有隐藏的摄像头,那红外线发射点会被照出来。

  我就学着用手机四面照了照,只是心理安慰吧。

  我问,你老公不会在车里装什麽摄像头、窃听器之类的吧。

  她嗤笑我:这车平时都是他在开,他又经常应酬到半夜回来,他装了是方便我查岗吗?我无言。

  也许是因为刚刚尴尬的话题,两个人情绪都有些低落。

  没有人再说话,要去哪。

  她静静地开车,我静静地看着前方,就像普通的同事。

  过了一会儿,车子驶上世纪大桥。  看着一束束灯光,沿着吊索而上,鼻尖传来的好闻的香水味儿,我感到情欲在跳动。

  无数次她在我身下辗转承欢的影子扑面而来,我想如果此刻我开车在世纪大桥疾驶,吹着海风,看着夜景,她趴在我腿上给我口,一定更爽。

  她依然是制服,黑丝袜,我把手覆上她的腿,隔着丝袜轻轻抚摸光滑的大腿。

  沿着裙底,向上,再向上。

  她胸口深吸了口气,轻轻的分开了一些腿。

  更方便了。

  隔着丝袜,隔着内裤,揉弄她的下边,我感到了一丝丝潮湿。

  突然坏心骤起,另一只手帮忙,一下撕破了她的丝袜大腿根,左手顺势进去,拨开内裤,触手已是一片泥泞。

  她嘤咛一声,嗲嗲的撒娇:你还让不让我开车了。

  我说,你开你的,我玩我的。

  她问:出事故怎麽办。

  我说,出事故就出,和你一起死,也值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她被逗笑了,说,才不和你这个色鬼一起死呢。

  下了世纪大桥一路北上,到碧海大道,找了半天,才在现在的恒大美丽沙那个路口附近找了个停车区。

  当时美丽沙那条路还在施工,本想停在施工围挡门口,结果上边一盏超级亮的大灯。

  停好车,锁了内锁。

  她拥过来,她的呼吸和呻吟也拥过来。

  说,我要。

  我抱着她,疯狂拥吻。

  两只手已攀上她的胸。

  她说,你好久没疼爱他们了。

  我想了想,才半个月没亲热,怎麽就久了。

  她说,没有你疼爱,度日如年。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感情,还是身体,抑或二者皆有。

  没有多余的话,她跨过来,把裙子卷起在腰际,坐在我身上,一边拥吻,一边解我的皮带,一边继续索取我的口唇。

  我配合着,把裤子退下去一点,她说不用带套了,伸手拨了一下内裤,直接坐了上来。

  这是前戏最少的一次做爱。

  两个人上衣完完整整,却已经开始此起彼伏。

  我把靠背往後调平,她趴在我身上,耸动着臀部。

  起来又落下,每一次都感觉顶到最深处,伴随着下落的是她放浪的叫声。

  我担心外边人路过听到,也担心车里真有录音设备,伸出左手开启音乐。

  正好传来李代沫深情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她一边气喘吁吁,一边在我耳边发狠的问,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是不是,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我把她扳过来,躺在副驾,重新深深进入。

  同时,伴随着深入说,是,你是我最疼爱的,最心爱的,最深爱的人。

  一遍遍的重复着,一次次的深插到底。

  我感到她下边在颤抖般的痉挛,她死命的抱着我的肩膀,双腿也用力缠住了我的腰,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

  真他妈用力啊,我拼命想再耸动臀部抽插,却不想躲开她的牙齿。

  随她咬吧。

  过了半分钟,她才松开我。

  肩膀传来阵阵隐痛。

  她说,我高潮好快。

  我心里一阵窃喜。

  休息了一会儿,换到後座,豪车确实宽敞很多。

  她坐在另一边给我口,我摸着她的骚逼。

  一会儿,她说,我又想要了。

  我说幸亏你没说不要了,否则我还没结束呢。

  重新开始,已然是两具白花花的肉体。

  没有束缚。

  我让她躺在後座,两条腿抱在胸前,重新进入。

  然後换後入,一边抽插一边拍打她的屁股,我问她,在你们自己家车里偷情是不是有别样的感觉,她说,很难形容,又愧疚又刺激。

  於我而言,其实更多的是刺激。

  在别人的车子里操着别人的女人。

  我问,我操你舒服,还是你老公操你舒服,在他的车里,大声说出来!她嘶哑着嗓子断断续续的喊道,你,你操的舒服,我爱死你了。

  我问,谁的大,谁的时间长,谁会操,她喊着,你,你的大,你的鸡巴好大,好长,比他的长多了,和你做爱舒服多了。

  我讨厌在做爱的时候说文绉绉的话。

  我说,别说做爱,说操!她喊着,你要操死我了,你操的比他舒服!我和她聊天,她一般都会用「他」来代指她老公,很少称呼老公。

  後来聊天也知道,她老公确实和她做的不多,一个月一两次吧,而且还基本都是一个动作,很无趣。

  离开的时候,隔壁的车位又停了两三辆车,远远望去,车都在启动着。

  回去的时候,我们俩还在担心会不会有什麽交通违章被拍到,那她老公可能就知道她出来了。

  我们还想着,万一真的被发现,就说出来吃了顿饭呗,哈哈。

  偷情就是这样,偷偷摸摸的刺激,大大方方的爽,还要小心翼翼的思考各种可能和对策。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