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人妻难免风骚   人妻小说   点击:加载中

漂亮人妻难免风骚



  
赵家窝棚,东北随处可见的小村子,时下正是农历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热也是农活最为辛苦的季节。一个身姿绰约的女人骑着单车正行进在村外前往农田的路上。她上身穿着淡紫色的短袖背心,领口处漏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以及下面那俩团喷薄欲出的双峰不禁让人浮想联翩。下面是一件淡蓝色的牛仔短裤,完美地勾勒出一个宛如蜜桃的臀型,那裸露在外面一对白的炫目的美腿简直让人不敢直视。再加上齐肩的秀发,修长的美目,秀气而高挺的鼻子,简直就是一道移动的风景。不时有田间地头干活的人停下的手里的活计,目送着她的经过。

  “馨月,给大宽他们爷俩送饭啊?”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旁边的田里响起。

  “是啊,二嫂你们还没吃啊?”一个甜美的声音在自行车上答道。

  “可不吗,我一会还得赶回去做,再给他们送回来。我天生就是这劳碌命,哪能和你比啊!你家大宽啊,是活都不用你干,就在家做点饭送来就成了,哎,这人比人得死啊!”田里的女人不停地抱怨着。

  馨月并没有接话,只是报以莞尔一笑继续蹬着单车走了。

  “刚才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啊,你个王八犊子往哪看呢?”这个被叫做二嫂的女人突然对着自己身旁的男人骂道。

  “听着了当然听着了,不过要是你能有人家馨月的那本钱?”二哥望着远处的馨月吞了口口水,又回看了下自己媳妇那粗壮的腰肢和肥硕的屁股,粗鄙地笑道:“别说不让你下地干活,不让你下床都行啊!”

  “你个鳖犊子,我看你今晚怎么让我下不了床!”这两口子满不在乎的调笑着。

  吴馨月并没有受到远处二哥家两口子谈话的影响,继续心情愉悦骑着自行车。其实她很享受在这种充满男人色迷迷和女人的嫉妒的眼神中招摇过市,她嫁到赵家窝棚才不到一年,已经是这附近闻名的一枝花了。

  “馨月,不是我说你,你看,你看咱屯子里哪有女的像你这么穿衣服的?”高大宽端着手里的饭盒坐在地头一边吃一边慢吞吞的说道。

  “咋了?我这么穿是给你丢人了还是养汉了?”斜靠在一棵大树边的馨月,两个乌黑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紧紧地盯着高大宽。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一米八多的高大宽唯唯诺诺回应道,他最怕的就是他老婆跟他瞪眼睛。“那个那个,我爸说让你早点回去歇着,也不用做晚饭了,爸回去时会到村头的小饭店去买些吃的,我一会也早点回去大宽赶紧岔开话题。

  “啥意思?你也早早回去,地里活不用干啦?”馨月明亮的眼睛奇怪地盯着大宽。

  “没,没啥,就是我爸说咱俩结婚都快一年了你这肚子一直没动静,他有点着急抱孙子了。他说下午地里有他就成,让我一会也先回去歇一会,等一下去找农技站的冯技术商量育种的事。还说要是……要是时间不忙的话,就和你……和你要小孩”大宽越发的尴尬。

  “切,什么都听你爹的!”馨月这次出奇地没有多说什么。

  “我爸还说要是上秋你肚子还不变大,就让咱俩去省城医院去检查检查”大宽说完就低着头继续吃起饭来。

  回去的路上馨月也在琢磨这件事,要说这一年来高大宽可一点没在她身上偷懒,不说夜夜春宵也差不多了,可播了这么多种子下去的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真是她和大宽谁的身体上有问题?不过想得再多也没用,索性不去考虑了,不过一想到和大宽要小孩的程序,馨月的身体不由得感到一阵燥热。

  “这不是馨月大妹子吗,才给大宽送饭回来啊?”一个身穿花格子衬衫留着长发的男人坐在村头的大树下面跟馨月打着招呼。

  刘二赖,村里有名的混子,爹妈死的早,给他留下几亩地早早就被他包给别人种了,整天的游手好闲东游西逛,一点正经营生没有,那双眼睛总在村里的小媳妇大姑娘身上瞄,还时不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带些女人回家住几天,馨月嫁到高家第一天就被大宽告知:这个人少搭理。

  “刘二哥啊,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还得回去准备晚饭呢”馨月自然不想和他这种人多说什么。

  “别啊,大晌午的着什么急准备晚饭啊”刘二赖嬉皮笑脸的说着,“大妹子,不是我刘二夸口,别的我不知道,女人我可见得多了,这周围十里八村的大姑娘小媳妇就没一个能和你馨月比的,就是电视上那些什么明星模特卸了状也未必能赶得上大妹子你。”

  “二赖哥你可真会说话,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啊?”馨月虽然明知道这种人应该少接触,还是莫名地停下的脚步。

  “真的,就大妹子你这身段这长相,就这简单的背心短裤穿到你身上这感觉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你啊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刘二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馨月,那猥琐的眼神恨不得变成两把刀子扎到馨月的肉里去。

  “你少来这些甜哥哥蜜姐姐的,我不可吃你那套!”馨月嘴上虽然说的坚决可眼睛里明显带着笑意,不过想起一会还得准备回去和大宽造小孩的事赶紧收了听他奉承话的心说“我可不跟你瞎扯”骑上单车往家走了。

  “这小骚娘们!奶子越来越大了,看来大宽那小子这一年来可没少在她身上交货啊”刘二赖望着馨月俏丽的背影喃喃说着“真想弄上手啊!”

  馨月前脚刚回到家里,就听到院里传来摩托车声音,高大宽也回来了。两口子擦了擦汗又收拾了收拾,把他们住的东屋的窗帘拉上,脱了衣服上床准备办事。馨月还特意拿了一个枕头垫在自己的腰下,两条修长白腿叉开把自己下体突出向上。膀大腰圆的高大宽也脱的赤条条的爬到馨月身上,与他的身材相比他的肉棒却粗奇的短小,即便此刻已经硬邦邦的也不过七八厘米。

  “呸”大宽低下头往龟头上吐了口唾沫,又用手揉了几下便抓着肉棒根部对着馨月的阴道,噗哧一声插了进去。

  “嗯”馨月闷哼了声,虽说大宽的阴茎不算粗大也给馨月那紧窄的阴道带来不小的刺激!这时大宽已经把身体前倾压在馨月身上,两只粗壮的胳膊抱着馨月的脑袋亲了起来,壮硕的屁股不停地抬起和落下,下体的肉棒在馨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俩人下身的结合处发出啪啪的声音。

  “嗯嗯……”随着馨月微睁着美目发出的鼻息声越来越重脸色越发的红润,阴道里也越来越湿滑了起来,两条长腿已经盘到了高大宽的屁股上,两只手也紧紧抓着高大宽的后背。突然高大宽的动作越发地快了起来,捣药般地冲击了馨月下体二十多下,突然把阴茎死死顶在馨月的阴道里,嘴里发出嗬嗬地喘息声。

  半响,高大宽才慢慢地从馨月身上爬了起来,面带愧疚地看着自己俏丽的媳妇。

  “又这么快”馨月面带愠色,刚有了点感觉就结束了,这可算是她的一块心病了,自从洞房夜知道高大宽有早泄这毛病,馨月就一直担心这毛病会不会影响生育。

  “那个没什么事,我就去农技站了,晚一点回来”大宽最怕的就是面对玉体横陈自己却无力继续开垦的老婆,慌忙穿起衣服出门了。

  大热天出去一趟就一身是汗,回来又忙着造小孩汗又没少出,馨月也起来收拾收拾冲起了淋浴,她非常爱干净虽谈不上洁癖,但是和大宽亲热前后肯定得洗得干干净净的。馨月一边冲着澡不禁想起前几天听隔壁二嫂说村西边住的二杏和来收猪崽的有一腿,有一次被二嫂看见俩人在庄稼地里乱搞,据说那个二杏被搞得身上直抽抽,下面的水跟尿尿似得。

  “什么男人能那么厉害啊,也不知道二嫂是不是真看着了”馨月一边鄙视地想着,一边又自恋地欣赏起自己的身体,高耸的乳房细细的腰肢挺翘的屁股以及前面那形如馒头的阴部,这么完美的身材怎么可能生不出孩子来??馨月越发觉得不是自己的问题,想着想着下体却不自觉地流出了爱液,一只纤细手掌也开始搓揉起自己的丰满的乳房来,另一只手则伸向自己芳草萋萋的下体……正当馨月沉浸在自慰的快感中,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准是大宽又忘带钥匙了”馨月一边心中这么想着一边随便擦了擦身体,套上大宽在镇上特意给她买的睡裙出来开门。

  “来了来了,又拉什么东西在家了?你记性真差,呀!怎么是你?”馨月打开房门惊讶看着门前的男人。

  “啊!是,是馨月嫂子”男人似乎更吃惊,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好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

  门外站的不是高大宽而是一个黝黑偏瘦的男子,一身蓝色的休闲服显得很干练,一副黑边圆框眼镜又让人觉得很有知识分子的感觉。他叫冯振,是县里农技站的技术员,目前就住在村里做农业技术推广应用。因为高家是村里种田的大户,所以冯振经常到馨月家来找大宽爷俩,和馨月也算熟络。只是馨月现在穿着一件黑色蕾丝吊带睡裙,上围一对坚挺的双峰呼之欲出,下摆一对修长匀称的双腿动人心魄,再加上披散的黑发,如丝的杏眼,小巧的红唇一副美人出浴的姿态实在是诱人犯罪。所以冯振痴痴地盯着馨月,一时无语。

  “你是来找大宽的吧?他刚出去到站里找你去了啊,”愣了半响的馨月反应了过来,这身穿着实在是不适合见外人。

  “是,是啊,那我这就去”冯振总算回过神来,依依不舍转身离开门口。

  看着冯振离开,馨月赶紧关上屋门心里也是蓬蓬乱跳,毕竟在陌生男人穿着如此暴露还是第一次。

  “这个死大宽,害得我在外人面前丢丑”馨月一边心中暗骂着高大宽一边喝了杯水,躺在屋里沙发上等大宽回来,不知不觉间居然睡着了。

  高福老汉今年五十出头,身强体壮不亚于一般小伙子。大宽他妈三十多岁就没了,他鳏居近二十年既当爹又当妈把大宽拉扯成人实属不易,好在大宽孩子勤快能干早早就是田里一把好手,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还娶了馨月这漂亮的儿媳妇,村里没有不羡慕的。只是最近老高头子有了点愁心事,就是大宽馨月这小俩口迟迟没有孩子这件事让村里有了不少闲言碎语。有说人高马大的高大宽身体有毛病,种子都是废的生不出小孩,还有的说馨月怕生小孩会影响身材主动避孕。不管哪种说法都让高福烦恼不已,“说什么年底前也得让儿媳妇怀孕,省得让村里那些吃饱了撑的人嚼舌根!”老高一边心中暗暗的想着,一边骑着自行车往村头叫春香大盘子的饭店去了。

  “高大哥,你来啦。”一个身材丰盈中年妇女站在饭店的门口冲着高老汉殷勤地喊着。

  “是啊是啊,这不今天下午回来的早,合计着就别让馨月忙活晚饭了,到你这来打包俩菜回去。”高福进到饭店里面笑呵呵地回答。

  “呦,这馨月是哪辈子烧的高香能嫁到你们老高家,地里活不用干连饭菜都是老公公给买去,真是同人不同命啊”这个女人不到四十的年纪,叫王春香是饭店老板娘,本村人早年嫁到隔壁村,听说因为搞破鞋被抓个正着就离婚回到赵家窝棚开了这么个小饭店,这二年因为村边上又通了一条公路,于是整天浓妆艳抹地站在门口招揽货车司机来吃饭。

  “灶上的,高大哥来了,老规矩溜肉段烧茄子再来个老式锅包肉俩菜打包。没错吧,高大哥?”王春香一边问着一边把身子靠了上来,俩团肉肉的奶子隔着薄薄地纱制小衫来回蹭着老高的胳膊。

  “没错,没错”高老汉明显感觉到王春香那俩个肉团上有两个肉嘎达挺立了起来,“这骚娘们,里面啥也没穿”老高心里暗想,“难怪村里人都说这娘们明着开饭店暗着也和招来的大货司机睡觉,也是搞多种经营”

  “那个,高大哥我看那个馨月也嫁到你们高家一年了吧,这肚子咋还没动静呢”春香贴着老高继续说着“难不成真像村里说的,大宽那孩子别看人高马大的那下面的东西不行?”

  “别听那些嚼舌根的放屁,大宽他们小两口啥毛病都没有”一提这事,高福马上有点不高兴了。

  “是啊,我说也不能够啊,”春香继续用胸脯挨着老高的胳膊“说大宽不行,也不看看他爹多壮啊!”说着突然用手抓了一把老高的裤裆!

  “哎,大妹子你这是干啥”老高赶忙按住她的手。

  “高大哥,现在这屋没外人我也跟你直说吧,你为大宽那孩子守了这么多年现在孩子也娶媳妇了,你就没合计再找一个?”春香一边说着一边手指不停地抓弄着老高的命根子处,顿时高福的阴茎勃然而起。

  “别,别大妹子让人看见可怎么整?”老高显然没想到这娘们会这么骚,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

  “溜肉段烧茄子,老式锅包肉两份打包好了!”正好这时后厨传来大师傅的声音,王春香闻声也只得悻悻奔后厨取菜去了。

  “这不高叔吗?又来给大宽馨月两口子点菜啊”一个身着格子衫长头发的男人晃晃悠悠地进到饭店里来,正是刚才在村头的刘二赖。

  “嗯”老高只是简单答应了一声,不愿多搭理这家伙。

  “高大哥你的菜好了”春香摇曳着腰肢从后厨转了出来,老高赶忙过去付了钱拿菜走人。

  “这不是二赖兄弟吗,咋的又想跑姐这吃白食啊?”见老高走远,王春香斜着眼睛对二赖说。

  “看你说的咱们姐弟还谈什么钱啊,走咱上你里屋唠”刘二赖半扶着春香的身子往里面的包间走,春香半推半就的也就进去了。

  里间的屋子不大,却有一铺大炕,刘二赖把炕中间的桌子往边上一推,斜抱着春香坐在炕上,俩只手顺势从下面伸进春香的小衫里用抓着俩个八字奶用力揉搓了起来,原来俩人早就有一腿。

  “咋的,最近没弄着大姑娘小媳妇给你解馋,跑姐这来过瘾来了。”春香被他摸得气息不匀。

  “哪有,这十里八村的哪个能和春香姐你比啊”二赖已经把春香的小衫翻了起来,露出一对圆圆白白的大奶子,不停地亲吻着。

  “少扯了,远了不说就老高家那馨月,你还少围着人家转悠了,是不是干眼馋来的”

  “嘿嘿馨月是不错,不过也就是个刚红的苹果,春香姐你可是个熟透的水蜜桃啊,你看这水出的,还没等干呢下面就湿透了”二赖一边亲着奶子,一边把手伸进春香体型裤里面的内裤里掏弄起来,逼里果然已经泛滥成灾了,隔着裤子都能明显看到下体的水印。

  “你这嘴可真会说,啊,行了赶紧弄吧,一会来客人就麻烦了”春香明显气都喘不匀了。

  二赖一把把春香的黑色体型裤连带内裤拉到脚踝处,露出阴毛浓重的阴部,因为淫水的关系阴毛都已经湿湿地耷拉阴唇俩边,裸露出中间湿哒哒的细缝。二赖赶忙脱下裤子,一个足有近二十厘米的鸡巴挺了出来,爬到春香身上,噗哧的一声没一点阻塞就弄了进去。

  “啊,啊,啊,你这鸡巴真硬啊,是不是又看到馨月那小娘们了?”春香手脚像八爪鱼一样缠在刘二赖身上,俩瓣圆圆的大屁股用力地向上顶着,白白的大腿也紧紧裹在男人屁股两边。

  “可不是,那臭娘们对我还是带搭不理的,气的我下面这个硬”二赖一面猛干着的春香,一面气鼓鼓的说。

  “嗯嗯嗯……舒服,我跟你说这事急不得,啊!劲太大了轻点插”二赖连干了一百多下大概是因为春香逼里的水太多了,鸡巴滑了出来。二赖直起上半身,拍了怕春香的屁股,春香马上会意地翻起身趴到炕上,撅起两片肥大的屁股对着二赖,二赖跪在她身后调整了下角度啪嚓一声插了进去。

  “啊太深了”因为这个角度鸡巴能直接接触到春香的宫颈口,这个冲击差点让春香倒到炕上。“啊,啊,啊我跟你说啊二赖兄弟你找个机会在那馨月面前露露你的家伙,我看那小娘们屁股又圆又翘,骨子也绝对是个骚娘们。只要你能得手一次,保准她以后就离不开你了,啊啊啊啊不行了下面又要尿了”

  “是吗?看来我还得下点功夫啊”二赖想到能上手馨月,鸡巴不由得又硬了几分,抓着春香的大屁股疯狂在后面抽插起来,小腹和春香屁股沟不停传出啪啪啪的撞击声,顶得春香两个八字奶在胸前前后乱晃着。

  “得手了,到时候可别忘了你姐姐就行。啊啊啊啊啊我真不行了”又干了一百多下突然春香身体僵直接倒到炕上,白白身子不停地抽搐着。

  二赖屁股直接坐到春香的大腿根处,鸡巴猛顶着春香屁股中间的缝隙,又猛插了五六十下,屁股抖动了几下也不动了,半响才把鸡巴拔出来穿衣服。

  而春香像条死鱼一样平躺在炕上,一股白浆混合着淫水从屁股中间红肿的逼里顺着阴毛流了出来不一会就弄湿身下一大片炕。

  “真要是找个春香这样的娘们续弦,那脑袋不得成科尔沁大草原啊”回去的路上老高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馨月,馨月我回来了”高福用钥匙打开外间的门,一看儿媳妇并不在厅里。

  老高家是一溜三间大瓦房,中间是的饭厅,东边屋是儿子和媳妇,西屋老高住。老高放下打包的菜走到东屋门口想叫馨月出来吃饭。因为正直酷暑,东屋的门并未关上,只是挂了层帘子。

  对于馨月这个儿媳妇他还是非常满意的,甚至有时候也会羡慕自己儿子娶到这么个尤物,入夜听到小俩口的叫床声自己也会下体硬得要命,只是从不敢当面表现出来而已。

  “馨月啊,我回来了。”老高挑开门帘,却发现儿媳妇躺在屋里的沙发上熟睡,而且只穿了一件他从未见过的睡裙!高老汉正想回避,但是眼睛一碰到馨月睡裙吊带下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的一对半露的乳房就再也离不开了。

  “馨,馨月”老高轻声唤着,馨月睡得很熟没有任何反应。老高慢慢走了过去,丰满的胸,白嫩的大腿,浑圆的小屁股,近距离下熟睡的馨月是那么性感撩人。老高足足站了三分钟,终于哆哆嗦嗦伸出满是褶皱的大手慢慢地把馨月一边吊带拉了下来!馨月里面是真空的,随着吊带落下一个丰满挺翘的乳房露了出来,上面嫣红的一点乳头以及周围一圈不大的粉色乳晕。老高喉结动了一下,颤颤巍巍把手放到上面轻轻摩挲着,粉色的乳头很快就硬了起来颜色也变得更加鲜艳,老高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张开满是胡茬的大嘴一口含住儿媳妇的乳头,吮吸了起来!

  “嗯。”睡梦中的馨月一声呻吟,却没有醒过来。

  “吧唧吧唧”老高吮吸的滋滋有声,一只手更是顺着馨月的大腿向上摸去。馨月下面连内裤都没穿,粗糙的大手直接摸到娇嫩柔滑的屁股上,立即用力地揉搓了起来。

  “嗯,大宽”馨月似梦似醒间喃喃的说着。

  一看儿媳妇还没有醒过来,老高不由得色胆大增,直接把睡裙的裙摆撩了上去,粉嫩圆滑的屁股和高高隆起的阴部露了出来,上面稀疏的阴毛柔软地覆盖在嫩嫩的阴唇四周。高福的手指在肥嫩阴唇间胡乱地扣弄着,很快那里就是春潮涌动,汁水横溢。老高再也把持不住,几把脱掉下身的裤子和内裤,露出一只硬的像铁棍似的粗大阴茎,一手继续扣弄着馨月的蜜洞一手抓着自己的肉棒疯狂地套弄了起来。

  “大宽,嗯,慢点”馨月呓语了一句,老高被馨月吓了一跳停住了,但看儿媳妇居然还没完全醒过来,色胆又上来了,粗大肉棒在馨月湿润的阴门外不停地顶动着,只是近二十年鳏居生活让老高笨手笨脚不得其法,始终无法深入桃源深处。

  睡梦中的馨月感觉在和大宽亲热,只是大宽好像在故意逗她,大肉棒始终在她的阴户外不进去,让她心痒难耐,不由得伸出春葱一样的玉手抓住大宽的肉棒按在自己汁水横溢的阴门中间来回蹭着。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摩托车声,是高大宽回来了!这下可给老高吓坏了,赶忙手忙脚乱拉上裤子跑回自己西屋去了。

  这时候大宽停好车进到屋里发现买回来的饭菜摆在厅里的桌上却没见父亲和媳妇,就先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发现妻子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却衣裳不整的,乳房半露,一只玉手正放在半拉开睡裙下摆边缘的阴部上。

  “馨月这是在干吗?难不成是我那方面不行,她要靠手来满足吗?”大宽顿时感到一阵的无地自容,趁着媳妇还没醒,赶紧偷偷地把馨月睡衣穿整齐,以免一会尴尬。

  【完】


字数:6504


评论加载中..